果盤Life is Fruity 為生活調味

【芬蘭搵銀團】90後港女北極圈打工三年 「媽媽最想我留喺度!」

「我覺得我最對唔住嘅係我媽咪,我揼低左佢一個係嗰邊(香港)。」在母親的支持下,24歲的胡婉婷(Melody)數年前隻身飛到7千多公里外的芬蘭,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發現置業安居並非如香港般遙不可及的事,「我要靠自己,我唔想靠嫁個有錢老公」。

穿上整齊酒店制服,化上淡妝的Melody,以一口流利芬蘭文,於酒店前台招待旅客。你以為此「妹妹仔」只是酒店小小接待員?事實上,她年前被新酒店的老闆賞識,由另一間酒店挖角做「開荒牛」兼大內總管,送柴、會計、前台、分配清潔工工作等大大小小的事務,都由她一手打理。

年紀輕輕,就晉身酒店管理層,你以為位高人工自然高?事實上,扣稅後月入只有14,000港元,比起她以前在港讀書時,兼任啤酒推廣員月入二萬元還要少。對此,Melody不以為然,「我嚟呢度係為咗生活唔係為錢,我為錢我返香港啦,係咪先?」

她口中的生活是,除上班外仍可每日煮飯,上網自學彈琴,有時間可砌上一幅4000塊的砌圖,過著再簡樸不過的生活。

其實來芬蘭之前,Melody與很多人一樣,「我以前都好想好正常咁樣,出嚟做嘢結婚生仔有樓,但我覺得香港好似完成唔到呢個目標。」中學畢業後曾到寄居芬蘭家庭作一年的交換生,其後回港升學,於酒店工作一段時間後,面對香港的「現實」,最終選擇以工作簽證回到芬蘭。「喺呢度我可以自己一手build up到,自己搵到食,自己養到屋企。」

除了重新定義生活,芬蘭的家庭觀對她的人生亦造成很大的衝擊,令她思考人應為誰而活,「我生存唔係為我媽咪生存」。養兒防老是華人社會傳統思想,「香港有好多家庭希望仔女大個會養番自己,芬蘭佢地個傳統係爸爸媽媽生個仔出嚟,個仔女自己識飛又好點都好,都唔使睇住媽咪,照顧爸爸媽媽唔係應份。」

雖然說得灑脫,但說到尾,Melody最放不低的仍是母親,鏡頭面前提起一直支持她出走的母親,她亦由一個女強人變回少女,「我媽媽最想我留喺呢度,但係其實我好想返去,雖然我喺度都好開心,但係我都好希望,如果香港有一日都可以畀到呢種開心我,我一定會返香港。」

而再過多一年,Melody就在芬蘭住滿4年,可以申請入籍,但她現時並不打算置業,因為對於是否真的要移民,她仍未有答案。「香港50年不變都唔知真定假,其實好多香港人都係咁講」,所以仍會先取得居留權再作打算。

記者:梁偉聰

節目製作

採訪:梁偉聰、倪敏慧
編撰:倪敏慧
協力:蘇承智
攝影:彭志行
剪接、後期:梁依能
編審:陳家文

服裝贊助:Moncler

蘋果財經,關心你飯碗
http://fb.com/appledailyatm



相關新聞

  1. 【芬蘭搵銀團】失業救濟每月五千 「唔受得氣,一鬧就走」
  2. 【芬蘭搵銀團】芬蘭太凍零物慾 Melody:iPhone一半電就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