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盤Life is Fruity 為生活調味

32歲Address Hopper孭住身家幾日換一次屋:有屋企會越住越懶

每天離開熟悉的家,然後回家……對許多人來說是不值一提的日常生活。而這種「日常」正正是市橋正太郎急切想逃離的,因此兩年前,他把在東京一直租住的房子退掉,過着沒有固定地址的生活。他為這種漂泊生活改了個名稱——address hopper。


早上剛醒,睡意未消,大家總能憑着身體記憶,順着一樣的流程梳洗、換衣服。在一個地方住慣了,也就培養出與它相連的生活習慣,「習慣」卻是現年32歲的市橋感到恐懼的事,他說:「當你有一個固定的家,很多時候你就會懶得去動腦筋。」一般人會認為每周,甚至每天搬家,是極度麻煩的一回事,但偏偏是市橋展開address hopper生活的目的:離開舊有固有的事物,讓日常中失去常規和套路;遇見全新的人和事,持續獲得刺激,才可以保持大腦的靈活性。京都大學出身的他說,世界急速變幻,這樣做是為了不被世界淘汰。

遙距工作 到肯雅度跨年

剛開始的時候,市橋會提前在網站訂一周至一個月的住宿,現在每次停留的時間縮短至大約一周,短則一兩天就換住宿,幾乎都是當天才決定晚上住哪裏。最常使用的訂房網站是Airbnb和booking.com,有時會直接打開google map搜尋附近的旅館。市橋告訴我,他現時在住宿方面每個月花費約10萬日圓(約7,070港元),以前在東京租房子時,淨月租就超過13萬日圓(約9,191港元),還要額外付水電煤和上網費。「在住方面反而便宜了不少,不過交通開支就大了。」他坦言,畢竟時常在國內外旅行。在大公司工作了八年,從事市場營銷的市橋趁着彈性上班日等工作模式逐漸在日本流行,轉成遙距工作者。每天有兩至三個線上會議,他會盡量將要親身見面的會議安排在同一個星期,其餘時間就可以旅居其他縣市或外國。最近一個月,他便去了西班牙,然後在肯雅度跨年。


成為address hopper兩年以來,他到過超過150個城市,住過大約400至500個地方。由青年旅舍床位到日式古民宅,由可過夜的桑拿到同志酒吧的梳化,無論到哪裏,他都只帶着一個背包。到了採訪當日位於新宿的hostel,他開始把東西翻出來。一部電腦、一個小包裏裝充電器和pocket相機、一包衞生沐浴用品、一條頸巾、三條毛巾、一袋四件衣服,還有一本著名生態攝影師星野道夫的遊記。他感嘆一年前未摸索到如何整理隨身物品,背包大得差不多有他一半身高。現在他只背一個35L行山背包,平日背着也不覺突兀。由於替換衣物不多,他隔天就要洗衣,要是住宿沒有洗衣設備,他就會使用有專人到客人指定地點取件和送件的洗衣服務。他亦租了一個迷你倉,存放平常少用的物品。市橋其實是有住址證明的,他在朋友的分租房掛名,使用朋友的住址,雖則他從沒有住進那裏,但交稅和申請信用卡等都不成問題。

吸引女友 「要有穩定收入」

沒有樓不要緊,更重要的是有個覺得「沒有樓不要緊」的女友。市橋因為工作關係認識了30歲的松浦保奈美,一年半前成為了情侶,女生去年更由正式員工轉為自由身設計師,與他一起address hopping。「我當時看了他寫的部落格,得知他拋棄了『家』這個概念,覺得很有趣。當下覺得雖然這個人的生活很奇怪,但並非壞印象。」她認為自己以前交往過的男朋友也屬安穩型,喜歡市橋大概是反作用力,「但我認為要有穩定的收入,否則是無法過這種生活的,幸好他的收入也不錯。」其實松浦內心也嚮往自由,羨慕國外流浪生活的旅行者,被市橋吸引也無可厚非。


作為address hopping初心者,她說也不少困難,「上個月我們一起往日本東部自駕遊,碰巧我手上有很多工作,但是每天都要開車,所以沒有足夠時間工作和休息,感到有點累。」除了時間管理是一大挑戰,她也苦惱經常使用乾衣機,心愛的衣服很容易損壞。還有一點就是,跟普通的情侶比起來,許多address hopper情侶經常雙雙出行、朝夕相對,所以更易有爭執的問題。她的行李也比市橋多,要帶上化妝品、捲髮器等,所以要拉一個20吋行李箱。她的隨身物品更有護照和多國貨幣,方便想飛就飛,「我真的每天都很興奮,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松浦的父母沒有反對她過自己喜歡的生活,但也不時透露擔心。她說:「日本是一個災難頻發的國家,如果日本人改變死守家園的想法,願意到不同地方生活,那麼生活可以更輕鬆。」

四海為家 「有安心的感覺」

事實上經歷過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和核事故,由東京移居到人口密度低、災害相對較少的鄉村生活的年輕人倍增。「田舍移住」(移居鄉間)和「二拠点居住」(兩據點居住)成了熱搜詞。佐別當隆志看準這個趨勢,成立了ADDress出租民宿平台,推出每月四萬日圓(約2,880港元)的住宿放題,可以在不同地區的Sharehouse任住,會員名額暫時只有數百,但吸引超過5,000人申請。佐別當表示由於生育率降低,日本全國有800萬間空置房屋,未來10年將增至2,000萬間,當中包括一些在日本泡沫時期建造的別墅。他用十分低廉的價格買下這些農村物業,改造成共享民宿和工作室,再讓城市人租用。暫時有25個地區有旗下物業,同一間房最多可連續住七日,同時間最多可訂14日。年輕人和社會精英到鄉村生活甚至創業,令附近物業興旺起來,卻也有較守舊的一群不太歡迎他們。佐別當說:「address hopper這種生活模式經常要四處走,所以旁人見到會誤以為他們是壞人或是不務正業的人。」


事實上,不少日本綜藝節目播出有關address hopper的片段後,有網民質疑他們只是一班美其名的homeless(無家)者。市橋反駁homeless是因為沒有經濟能力才被迫無家可歸,但address hopper是有經濟能力住在房子裏,只是他們選擇漂泊的生活,兩者完全不同。「我並不是希望所有人都成為address hopper,只是今時今日,大家應該能以自己喜歡的模式生活。」在即將到來的時代,他認為世界會出現兩種人:一種是希望獲得答案的「舊人類」,另一種是發現問題的「新人類」,address hopper就是後者。面對旁人質疑,他並不執着,「說我們沒有家,但當回到曾住過的地方,我都會有一種安心的感覺,所以某程度上,世界各地都有我的家。」


Travel Memo
機票:來回香港及東京,經濟客位(連稅及附加費)約1,346港元起
滙率:每百日圓約兌7.07港元
簽證:特區護照免簽證可逗留90天


記者:蘇芷瑜
攝影:洪輝進(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十三萬即搬秘技・成功個案分享
《移居泰國手冊》逃走他鄉
-----------------------------
【匿名港警爆大鑊】
韓國KBS時事節目《時事直擊:香港 被自殺》
一按即睇

市橋的背包比一開始當address hopper時小了許多。
每隔幾天,市橋就會在街上尋找下一個落腳點。
松浦慶幸家人支持自己成為address hopper。
因為address hopping,二人相處時間比打工族情侶較多。
松浦十分喜歡下廚,address hopping期間也會用共用廚房煮食。
address hopper的骨幹成員,組織不時舉行聚會。
背包裏是市橋全部行李,唯一的非必需品是小本讀物。
市橋對桑拿的平價住宿情有獨鍾。
只要看中有特色的民宿,也不會吝嗇多花點錢入住。
相關

5大日本東北雪之祭典 雪屋賞雪飲甘酒新體驗

信樂燒傳人示範土鍋料理 整炊飯燒賣蛋糕十項全能

陶藝家日日土鍋煮一個人的午餐 半小時搞定兩餸一湯

訪土鍋之鄉伊賀揭用一世之謎 絕品要燒兩次先煲粥養鍋耐燒唔裂

8星米芝蓮名廚教用神器土鍋 溫火慢煮迫出食物真味

靚女大胃王鯨吞300壽司 拆解食極唔肥之謎

5大日本東北雪之祭典 雪屋賞雪飲甘酒新體驗

信樂燒傳人示範土鍋料理 整炊飯燒賣蛋糕十項全能

陶藝家日日土鍋煮一個人的午餐 半小時搞定兩餸一湯

訪土鍋之鄉伊賀揭用一世之謎 絕品要燒兩次先煲粥養鍋耐燒唔裂

8星米芝蓮名廚教用神器土鍋 溫火慢煮迫出食物真味

靚女大胃王鯨吞300壽司 拆解食極唔肥之謎

留言

Follow us

短線遊

長線遊

熱門內容

韓國 首爾

解構「N號房事件」背後仇女文化 衍生極端仇男平台討論「如何殺掉男人」

英國 歐洲

富二代帶埋老師僕人去Grad Trip 搵名畫家畫肖像做手信

韓國

有病徵即拉去打靶? 脫北醫生親述:「0確診」只因無錢做檢測

韓國

賞花打卡大過天?韓國出絕招剷平油菜花田

日本 大阪

15分鐘微波爐整大阪燒 東、西日本切法唔同會鬧大交

最新推出

Follow us

確定下載《》旅遊指南?
(豐富內容約 MB)